小说

尽情阅读


美丽的惩罚作者不详完


序:

女人的手脚被绳索紧紧的束缚在其身后,她的身体裸露着,白色的棉绳在她的身体上勾勒出最优美的线条。她的嘴里塞了条毛巾,于是她只能从嗓子里发出轻轻的呻吟。身体在绳索的束缚下慢慢蠕动,再配合着那娇媚的呻吟声……做为一个男人,一个正常的男人!谁能抵挡得住这样的诱惑。

我一把楼住她纤细的腰肢,将自己的身体紧紧贴住她那光洁柔滑的后背,我的嘴在她的脖子上亲吻,我的鼻子尽情得捕捉她身体特有的芳香……当我的手促摸到她的私处,滑润的液体流到我的指尖。我可以感觉到她的身体正在发烫,而我自己更加难以自持。

我将她扶起来,取出口中的毛巾。她马上十分熟练的将头伸了过来,用她那美丽的小嘴将火一样的激情推向最高峰……跪在我跨下的这个女人名叫党英。

党英这个名字虽然比较硬气,可是人确实一个难得的美女。党英个子很高,是一个获过大奖的模特,她的身材我自然不用多表。说到那脸蛋,在成都女孩之中她绝对也能算是出类拔萃。

认识她可以算是一种机缘,虽然不会像电视上那样烘烘烈烈,但我们的经历也绝对不像常人那样简简单单。

这一切要从一场荒唐的游戏游戏开始。

1、肮脏的交易

故事要从好几年前最热门的一款网络游戏说起。

想来网络游戏《传奇》大家一定不会陌生。当《传奇》刚开始在大陆测试的时候,我被几个朋友硬拉着加入了“传奇大军”,从此我们五人一发不可收拾,不知不觉成为游戏里的霸主。其中两个朋友头脑比较灵活做起了游戏装备的生意,我和另外两个朋友都有自己的正事要做,所以没有跟着他两人疯。

不过可还真别小看了这两个“疯子”,短短的半年时间就赚了好几十万,并不比我们辛辛苦苦做生意赚得少,而且还比我们轻松得多。

看着朋友玩耍中都能出成就,我自己当然不能落后。于是我也学着他们在玩耍之余做起了游戏生意,因为有自己的正事要办,自然不可能像他们那样做得红红火火,不过赚几个小钱还是马马乎乎没什么问题。

这天我正在叫卖,一个玩家找到了我,他像我询问一套极品装备的价格。大家可别小看了这套装备,全服务器只有两套,当时游戏最火的时候这样的装备卖上两、三万都不成问题。我也是前些时候花一万多块从其他人那里买来的,当时就看好它的潜力:第一自己可以玩,第二遇到合适的还可以倒卖赚钱。

“三万!”我报出第一次价格。根据经验这些人都要砍价,所以我一般都会先报出个比较高的价格。

“大哥,太贵了吧!现在其他服务器最高也就炒到两万……”对方果然絮絮叨叨的砍起价来。

我也是生意场上打转的人,知道就算降价也不能显得很轻易,否则对方会感觉自己砍价没到底吃了大亏。于是我跟他又东拉西扯的耗了老半天,见条件成熟了,我报出了最后的底价:“好吧!就两万!你要知道,就我们区出记忆套装最少,真要卖三、四万也没什么问题。”

“我知道,两万这个价确实很实在。”看来对方已经上钩了,谁知道他却接着说到:“可是我现在手头没有那么多钱!”

当时我就狂晕了一阵,砍了老半天才说没钱,这不消遣我吗?于是我马上关掉对话窗口,将对方从我的QQ好友里删除。

可是马上对方的对方筐又传了过来:“我们可以交换!”

“怎么交换?”我有些不耐烦。

“女人!我可以用女人交换!”对方的话让我感到十分意外。

我有种被人消遣了得感觉。

对方又回话了:“是我的女朋友,我让她陪你半个月。你把装备给我!”

我被这样荒唐的交换条件弄得有些啼笑皆非:“什么女人这么贵啊!半个月两万?”

“她是个模特!而且在圈子里很有名哦!”对方打字的速度加快了。

我一听心想:刚才被你耍了老半天,现在我当然也要耍耍你喏!于是我打字道:“那得先验验‘货’了,先发个视屏过来。”

没想到很快视屏果真发了过来,看样子对方还真是早有准备。

画面里出现了一个女孩。她的样子十分艳丽,瘦削的脸颊使她看起来还带几分欧洲美女的味道。

“确实很漂亮,她真得是模特?”我打字发了过去。

“对!你不信打‘党英’两个字在网页上搜,应该有她的介绍。”

我好奇的打开GOOGLE将党英两个字敲了进去。没想到居然还真有她的介绍,图文并茂。我比对着照片,再看看摄像头那边传来的画面,居然还真是同一个人。

“她自己愿意吗?”我问到。

“她当然是自愿的!”对方十分坚决的回答。

“我怎么看她沉着个脸,看起来可不像自愿的样子哦!”

就当我把这些文字发过去没多久,那女孩的脸上真的出现了笑容。不过这样的笑容明显有些勉强。

这时候我的朋友们也过来凑热闹来了,纷纷怂恿我同意这笔交易。

我又打字问到:“你是认真的?别后悔哦!”

“当然是认真的,你的电话多少?我马上打电话给你!”对方的态度十分坚决。

我此时心中对这个男人充满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厌恶感,我有些犹豫了。这时我身边的朋友炸开了锅。

“给他电话,看他是不是真会打过来……”

“跟他交易,我帮你出一半的装备。不过让我也玩几天……”

朋友七嘴八舌的闹得我头昏脑涨,我居然真的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给了对方。不一会电话响了,我们在电话里达成了最终协议。??

2、残酷的摧残:

我开车来回跑了四百多公里把党英从她所在的城市带回我家。一路上,她十分沉默,我也找不到什么话可以说,毕竟这一切有些荒唐。我的脑子里一直在徘徊一个问题:要不要将这荒唐的交易就此打住。

直到她跟着我走进房间门,我仍不能做出最后的决择。

“你房子装修得满有品位嘛!”这是党英开口说的第一句话。

“坐下!”我以命令的语气对她说。

党英马上乖乖的找沙发坐下,带着有几分惊恐的神情看着我。

我其实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刚才之所以会用命令的语气对她,实际上是为了掩饰我自己心中的慌张。

我仔细的打量着她那美丽的面庞,在长长的睫毛衬下她的眼睛显得非常美丽,眼眶中闪耀着明亮的光彩。不对!她好象正含着泪。

我不敢再看她的眼睛,将目光移到她的身体上。她的身材十分漂亮,腰肢纤细,凹凸有秩。

“站起来转个圈我给看看!”

党英听到我的命令迟疑了一下,咬了咬自己的嘴唇。但她还是马上站起来,优美的转了一个圈。

我的目光锁定在她那双长腿上。她穿着一条牛仔裤,大腿处裹得十分紧凑,将双腿显得格外圆润。

不知道牛仔裤下面是什么样的光景,想到这里我的下面有了小小的反映。

“管他三七二十一,这半个月她是属于我的。我可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!”我心中的恶魔赶走了正义之神。

我从柜子里拿出一卷绳子。

我捆绑过的女人还真不少,其中有同好,也有妓女,跟这些女人玩SM心里总感到欠缺点什么,欠缺的是一种真正占有的感觉。当然我也捆绑过自己的女友,不过女友显然不能接受我这种特殊嗜好,最终的结果大家当然可以想象得到。

这次却完全不一样。她属于我,自少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属于我。她也没有权力像我以前女友那样可以自主,她在这半个月里只能服从于我。

党英看我拿绳子朝她走来,她急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“绑你啊!”我冷笑道:“你可以反悔,现在还来得及。我可以马上送你到车站。”

党英像一块木头一样楞在那里。

“好了,如果交易继续,你现在马上把外套脱掉。”我再次发令。

党英果然顺从的脱去了外套,里面只穿了件很薄的紧身T恤。我将她的双手扭到身后,并将她按倒在床上。先用绳索将她的手腕绑在一起,她开始有一些小小的挣扎。我没有搭理她,继续用绳子在她的手臂上缠绕,然后将绳子搭过她的肩头……党英个子很高,如果不是把她按在床上,我还真绑不了她。我的个子不算矮,可是她比我还高了半个头。不过又怎么样?这样一个女人现在还不是得任我摆布!

绳子绕过她的胸口。她的胸原本就很挺拔,在绳索的作用下显得更加坚挺。我顺手在她的胸口上摸了一把,她马上娇羞的把头转到一边。

我这时心里有几分过意不去:对别人这么一个女孩子会不会有些过分。

我打量着被我捆绑后,平躺在我面前美女。我心中的恶魔再次教唆我:尽情的享受吧!她是你花钱买来的,不用考虑她的尊严和感受,你可以为所欲为。

我把心一横,伸手去解开她的牛仔裤裤扣。党英眼看自己要被凌辱了,条件反射的挣扎起来。

她的力气还真不小,剧烈我挣扎使我无法得手。重重的耳光打在党英脸上。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暴力。我平常都以怜香惜玉自居,在此之前还真没打过任何女人。

党英不知道是被我打怕了,还是刚才打得太重把她打晕。自从那一耳光之后她没有再挣扎,我很轻松的就将她的牛仔裤连同她的运动鞋一起扒了下来。她的内裤在牛仔裤的带动下也被褪到了跨部。

她的腿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美,简直就是件完美的艺术品。

从她那双还套着白色棉袜的双脚开始,一直到她那条半透明内裤遮盖下的少女私处,都被我细细的抚摸和亲吻了一遍。

“味道真骚!”我一边赞叹,一边拿起比较短的绳子,在她的脚踝处捆了一道绳子,在她的膝盖处也捆了一道,最后在她的大腿处又捆了一道。三道绳索彻底剥夺了她下身的自由。

我一把将党英翻了个身,使她趴在床上。接着将她的内裤扯到她的膝盖处,我的手指从她的大腿腿缝之间攻入她的阴道。

党英嘤咛了一声,再次挣扎起来。口中叫不断叫嚷道:“好痛啊!”

我扯下她脚上的一只棉袜,强行塞入她的口中。她的叫嚷马上变成“呜、呜”声。

党英虽然嘴巴失去了自由,但她的挣扎还在继续。她的力气比我想象中的大多了,我使劲把她按在床上,渐渐的感到自己有些体力不支了。

我的耳光和拳头再次落在她的头部和身体上,党英终于含着泪水停止挣扎。

我用手指继续在她的阴道里拨弄。在长时间的刺激下,她的阴道开始湿润起来。也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舒服,她的身体有些抽搐起来。

我拿出手指,将粘有党英分泌出液体的手指拿到她的鼻子前,让她闻自己的骚味。她将头偏到一边,可这样的举动显然是无效的。我的手指还是送到她的鼻前,并将这些液体涂抹在她的鼻子上还有她的嘴唇上。

党英再次“呜、呜”的大叫起来,看样子是想要说些什么。

我取出她口中的棉袜,她马上喘息道:“要作爱,我们就好好作爱。希望你能尊重我……”

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用手捏住了下颚,她的小嘴只能不由自主的张开。我将肉棒拿出来强行塞入她的口中,她的挣扎再次剧烈起来。不过很快我的拳头让她安静下来。

我并没有在她口中抽插多长时间,因为她不断的在挣扎,我怕一不留神被她一口咬下来,这样我可亏血本了。

拿出肉棒之后,我又用她的那只袜子把她的嘴塞住。

我楼着她颤抖的身子,亲吻着她的脸颊和脖子。此时党英因为刚才剧烈的挣扎,已经是香汗淋漓了。从她身上散发出带着特有少女香的汗味,这种味道十分容易激起男人的激情。

我解开她腿上的所有绳索,扯下她的内裤。

党英此时并没有挣扎,也许是因为刚刚受过皮肉之苦,也许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她已经早有心理准备。她软软的仍由我将她的双腿左右分开,她的阴毛剃过,少女私处一览无疑。粗大的肉棒长驱直入,插进她的阴道。

她的阴道此时已经洪水泛滥,发烫的阴道壁紧紧的裹着肉棒,这种感觉舒服极了。我猛烈的抽插起来,她随着我的抽插呻吟着,并十分合作的扭动着下身,配合着我的行动。

我从来没有感到如此兴奋过,不到十分钟我的精液已经喷射在她的子宫里,不过我并没有马上拿出来,因为很快肉棒又奇迹般的硬了,我又一次行动起来。

党英显然没有想到我会有如此惊人的精力,其实这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。

她被插得有些瘫软无力了,无奈的摆动着她那头秀发。

我在她的身上完全感受到了征服者的快乐。看着陷入昏睡中美女,我的心中暗想:日

子还长,今天只是个开始,以后还有整整十四天等着你。??

3、浴室惊魂

清晨,阳光透过窗帘蹿入一缕金色的阳光。我昨晚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,醒来时党英还被我搂在怀里。

我这时才记起昨天竟然忘记给她解绳子。这么被捆绑了一整夜,想必一定十分难受。我将党英摇醒,她撑开疲惫的双眼,含着泪望着我,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。

我有些心软了,我问道:“怎么样?你还好吧!”

她发出几声微弱的“呜、呜”声,我连忙取出塞在她嘴里的袜子。

“我想洗澡!”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我还能说什么呢?

我解去她身上的绳子,并告诉她浴室在哪儿?

谁知道由于昨天我将她捆绑得太紧,她的手脚都已经麻木了,老半天都站不起来,双手的行动也十分艰难。

“你看,昨天你不挣扎就不会绑那么紧!”我口头虽然这么说,但心里还是有些心疼她!毕竟别人只是个柔弱的女孩。

我看她实在动弹不得,于是说到:“还是我来帮你洗吧!”接着我不由分说的将她抱进了浴室。

党英再次挣扎起来。

不知道为什么?她每次反抗都会激起我的愤怒,我再次扭过她的双手,将她反绑起来。

党英再次失去自由,她可怜巴巴的被我放进浴缸。我一边拧开水龙头,一边骂道:“我看你就是犯贱!”

此时电话响了,我连忙跑到客厅接起电话。这是一个关于生意上的事,我们在电话里讲了很久。刚挂上电话,可电话铃又响了。我再次接起来,这次是胡洋打来的。

胡洋是我生意场上的伙伴,同时也是游戏里的伙伴。关于这次交换的事胡洋自然清楚,他此时打电话来就是想来分一勺羹。

当胡洋提起党英的时候,我突然想到了什么。我心中大惊,我来不及挂上电话就冲进浴室。只见党英整个人都已经完全淹没在浴缸里,地上积了一大滩水,想必是她刚才挣扎的结果。最糟的是现在她已经完没了动静,一动不动的躺在浴缸里。

此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救人!我脑子里现在只有这么一个念头,我将她从浴缸了抱出来放到客厅的地毯上,接着连忙解开她手脚上的绳子。没了绳索的束缚,党英软软的摊在地毯上。

我连忙学着电视里看到急救的样子,双手按在她的胸部上不停的挤压,接着有捏住她的鼻子,口对口的做人工呼吸。终于党英咳嗽起来,从她的嘴里不断的有水涌出来。

我终于松了口大气,我下意识的用手抹了抹额头,才发现我自己已经满头大汗了。

真是太危险了,险些要了她一条命。

党英缓过一口气“嘤”的一声哭泣起来。

“好了别哭了,没事了!”我心里其实很想给她道歉,但嘴上却说:“以后老老实实听我的话就没这些事了,下次可就没这么幸运啦!”

党英没有理我,她更大声的哭泣起来。

我连忙用手捂住她的嘴,恶狠狠的对她叫道:“不许哭,再哭小心我把你的嘴堵住。”

党英听到我的话,果然停了下来,只是还不停的小声抽啼。

我知道确实有些难为她,我丢了条毛巾给她,对她讲道:“你先好好休息一下,我去公司办点事。冰箱里有吃的你自己做,还有晚上我一个朋友会来接你,带你到他那里玩两天。”

我说完穿上外套头也不回的出门了,关门的时候我故意没有反锁。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做,也许我是希望她能自己偷偷的溜走吧!

整整一天办事的时候注意力总是不能集中,脑子里老是想些杂七杂八的事情。

下午六点过,胡洋给我打来电话。当然是为那事了。

我没法拒绝他,于是带着胡洋来到家里。开门那一瞬间我真希望党英此时已经自己离开。

不过我并没有如愿,党英还在。她原本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看到我们进来,马上像一只受惊的小鹿惊恐的望着我们。

“好了,你收拾一下,跟胡总走吧!”我对党英命令道。

党英脸上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,可是她还是缓缓的站起身进房间换了身衣服。

胡洋拍了拍我的肩,笑着对我说:“够兄弟!对了她的味道怎么样?”

我勉强的笑了笑,对他说:“你回去自己尝尝就知道了。”我本来还想跟胡洋说让他对党英好点,但最终话还是没有说出口。

胡洋带走了党英。我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。也许是我担心党英会在胡洋那里受苦,胡洋他和我一样都喜欢玩SM。不过我跟胡洋有一个很大的不同,我比较喜欢唯美的那种感觉,而胡洋比较崇尚暴力。

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担心党英?我不应该对她产生任何感情,她对我来说只是个玩物,一件用来交易的商品……也许是因为今天自己的疏忽差点要了党英的命,所以自己才会觉得对她有所愧疚吧!我努力给自己找了个好理由,睡了个安稳觉。

4、可怜的女人

以前觉得两天的时间很短,可是现在我却觉得特别的漫长。终于到了去胡洋那里接党英的日

子了,我草草的吃了点早餐便开车来到胡洋的家。

胡洋睡眼惺忪的给我开了门:“你还真着急,这么早就来了。”

“人呢?”

“房间里!”胡洋说着领我来到他的房间。

进门一看,我眼前的一幕把我惊呆了。

只见党英四肢被分开吊在床的四个铁栏杆上,下体简直一团糟,肛门处还残留着红色的血迹。

我连忙上前解开绑在党英嘴上的布条,拿出塞在她口中的棉花团。我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脸,叫着她的名字。

党英终于吃力的睁开眼睛,从她的嗓子眼里蹦出细弱蚊咛的两个字:“救我!”

听到这话我的心都要碎了,暗暗骂道:“胡洋这小子手也太黑了。”

虽然心里这么骂,可是嘴里还是忍住了。我不做声,动手松开捆住党英四肢的绳子,并将她扶起来。我这时才注意到党英全身布满了被皮带抽打过的血印,我终于忍不住开口了。

“胡洋,你还是人吗?”我板着脸对胡洋道:“你手也太黑了,怎么就忍心下这么重的手?”

胡洋做起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:“怎么心疼了!”

“少来这套。都是娘生肉长得,你也太不是东西了……”我越说越来气。

“好了!够了啊!”胡洋收起笑脸道:“你难道觉得自己是什么好东西吗?你难道对她什么都没做?”

胡洋的话让我哑口无言,我抱起党英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党英在床上昏迷了两天两夜,我也就这么守了她两天两夜。第三天党英终于醒了,但她还是十分虚弱。我喂她吃了点东西,又找了些镇痛、消炎的药给她吃。其实我想过带她去医院,可是到了医院怎么跟医生解释呢?

好在我自己搭配的药还算有用,在我的悉心照料下,党英终于能够自己下床了。

我没有让她做什么多余的事情,让她尽量多休息。当然偶尔看着她那张熟睡中的俏脸,我也会忍不住偷偷的亲吻她,但是绝对没再做进一步侵犯她的动作。

这一次她被我惊醒了,我有些尴尬的对她说:“好了,不打扰你了,好好休息吧!”

谁知她却对我说:“你可以来抱抱我吗?”

我愣了一下,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提出这样的要求如何能够拒绝。

我将她那柔软的身体搂在怀里,陪她一起躺在床上。

以前也搂过她,不过这次的感觉完全不一样。这次更让我有一种拥有她的感觉。

闻着她身体上散发出的幽香,手指轻轻在她的酥胸上划动……她的手也没有规规矩矩闲着,她的手握住了我的肉棒。

“硬了!”党英调皮的冲我笑了笑。

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翻身将她压在自己身下……一翻云雨之后,我两都满足的躺在床上一边喘息,一边回味刚才那精彩的时刻。

上次跟她做完爱,也是这样把她拥在怀里,不过当时她被我绑着。今天虽然没有绑缚她,但是同样给我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感。

“你真是美极了!”我一边赞美她,一边点起一支香烟。

“能给我一支吗?”党英将背靠在床头,用被子盖住赤裸的胸部。

“我不喜欢女孩子吸烟的样子!”我说到。

“我男朋友都没这样管我!”党英说着笑了笑。

我这才意识到现在怀里的这个女人只是暂时属于我。她属于另外一个男人,一个十分卑劣的男人。

我递过香烟,党英并没有伸手去接。她笑着对我说:“今后我再也不吸烟了!”

这时我把她搂得更紧。

党英偎依在我怀里讲起她自己的故事:

原来现在的男朋友是她第二个男人。第一个是她在高中时的同学,他们一起上同一所大学。她爱过那个男人,虽然那个男人个子矮小,相貌也很平常,而且对她也并不好。但是她还是把这个男人看做她一生的依靠。甚至那男人跟其他女人有染,还差点打断她的腿,党英依然没有对这个男人变心。但是这个男人最终还是抛弃了党英,跟一个有钱的老女人接了婚。

党英原本打算再也不交男朋友,谁知她一生中的第二个男人出现了。这个男人也是个模特,还是她的学生。党英最终没有抵受住自己学生的追求,把自己交给我他。可是没想到,这个男人同党英第一个男朋友一样,经常动不动就打她,而且还变本加厉的让党英挣钱养他。前些日

子这个男人迷上了游戏,党英为了陪他也跟他一块玩。最后发生了一周前的那一幕。

党英说到最后开始落泪,她说自己命不好。

我的心情也随之跌到低谷。她确实是个苦命的女人,我此前竟然还那样的折磨她,还把她交给朋友胡洋差点没有把她折磨死。

我心里暗自决定一定要对她好。

剩下的日

子是快乐的,但快乐的日

子通常都是短暂的。眼看半月之期就要到了。??

5、党英的报复

我和党英一起洗完澡来到床上。我扶住她的双臂,亲吻着她的脖子。

“我要你今天把我绑起来,像第一次那样!”党英妩媚的对我说。

“你确定?”显然我对她主动提出这样的要求感到有些惊讶。自从把她从胡洋那里接回来,我就再也没有用绳子绑过她。虽然有时也有捆绑她的冲动,但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“是的!去拿绳子吧!”党英显然并没有开玩笑,她那认真的表情告诉了我。

我找出白色的棉绳……

“女人手脚被绳索紧紧的束缚在其身后,她的身体裸露着,白色的棉绳在她的身体上勾勒出最优美的线条。她的嘴里塞了条毛巾,于是她只能从嗓子里发出轻轻的呻吟。身体在绳索的束缚下慢慢蠕动,再配合着那娇媚的呻吟声……做为一个男人,一个正常的男人!谁能抵挡得住这样的诱惑。

我一把楼住她纤细的腰肢,将自己的身体紧紧贴住她那光洁柔滑的后背,我的嘴在她的脖子上亲吻,我的鼻子尽情得捕捉她身体特有的芳香……当我的手促摸到她的私处,滑润的液体流到我的指尖。我可以感觉到她的身体正在发烫,而我自己更加难以自持。

我将她扶起来,取出口中的毛巾。她马上十分熟练的将头伸了过来,用她那美丽的小嘴将火一样的激情推向最高峰……”

上面的就是序言里描述的那一幕。

我再次将她簇拥在怀里,和第一次抱着她一样,她的手被我捆着。可是又和第一次不一样的是,我这次抱着的是她的“心”。

我取出塞在党英口中的毛巾,我们的嘴热烈的结合在一起……“我不想再回去了!”党英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我。

我没有说话,我心里早已经一次又一次的想要挽留她。

“我不想再见到他,他根本不是人。”党英的语气有些激动:“我希望能跟你在一起,哪怕被你这样绑一辈子都好!”

这不正是我想要的吗?

我这次毫不犹豫的道:“你愿意留下来真是太好了,我可以给他钱,让他以后不许再来纠缠你。我会对你好的……”我一口气说了许多话。

党英坚定的对我笑了笑,说:“不许你给他钱,我又不欠他什么!”

“那好,都听你的!”我再也演示不了激动的心情。

“真听我的吗?”

“当然!”

“那好,明天你送我回去拿些东西。”

党英的话让我感到莫名其妙。

“不用了!你缺什么我再给你买就是了!”

“不!一定要……”

我看着她坚决的样子,没有再作争辩。

第二天我开车送党英来到她跟她男朋友合租的小屋。

党英下车时对我说:“带会不管他问什么,你都只点头就行了!”

“好的!你小心点!”看着党英的背影,我心里老大不放心。

隔了老半天,党英出来了。那个男人也跟他一起出来。我心中十分纳闷,微笑着跟他们点了点头。

“太谢谢你了!李先生。”男人一脸讨好的样子跟我打着招呼。

我感到十分奇怪,但又不方便问,只好搪塞了几句。

“李哥真是个大好人!他已经把房子给我们准备好了,让你就在他的公司上班。你赶紧准备一下,把事情全部办好了就来找我们!”党英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一点异样的表情都没有。

我现在真是一头雾水,但党英先前已经跟我打过招呼,所以我也只好跟着点点头。

那男人佝着腰,紧握着我的手对我说:“以后靠李总多关照了!”

“一定、一定!”这时候我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。

“李总,我过两天就过来。今天英先跟你走,别客气跟以前一样……”我听到眼前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的话,真想狠狠抽他几耳光。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卑劣的男人。

党英跟我上了车,倒视镜里出现那男人用力挥手的影象。我将目光移开,我实在不想看到那副嘴脸。

“你一定现在有很多问题要问我!”党英笑着对我说。

“没有什么要问的!”我确实现在心里有很多疑问,但我嘴上却否认了。

“别瞒我了!你其实想问,刚才我说什么安排房子,安排工作是怎么回事。还有,我怎么会让他来找我们!”党英侃侃而谈。

我只是笑了笑!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?

“我这次回来并不是为了取这些东西,我回来主要是为了取回我自己的尊严。”党英神情凝重的说:“如果不狠狠的惩罚他一下,我会恨自己!”

我还是没有说话,我继续听党英说到:“我刚才告诉他,你给我们安排了房子,还让他到你那里工作,当你的助手。”

“他怎么会相信这些!”我终于忍不住开口了。

“因为我告诉他,你有老婆!这么做是为了演示我跟你的关系。这样我们就能各取所需!”党英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。

我的表情变了,我骂道:“无耻!他还算男人吗!”

党英并没有因为我的话影响心情,她现在仿佛心情特别的好:“你知道我还跟他说什么了吗?”

“不知道!”其实我的回答有些多余。

“我跟他说以后我们不用再在模特圈子里混了。所以让他最后利用最近要举办服装博览会的机会骗上一笔钱,然后再来找我。到时候他来找我,你就找几个人狠揍他一顿,让他不敢造次。到时候他就会明白自己上当,再想回模特圈子混也是不可能的。”党英的话让我真是吃惊不小。

女人确实是弱者,但是一旦这个弱者开始报复的时候原来是那么可怕。

这让我想起武侠小说里的一句话:“越漂亮的女人越会说谎!”??

6、如果美丽不是罪

那个男人来了!

公司的保安在我的安排下,把他连同他带来的那几大包行李一起扔了出去。

男人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灰土,一边破口大骂!

我在窗边悄悄的看着这一切。我没有因为他的骂声而破坏心情,反而更加愉快!因为他越骂得大声,越能表示他现在的愤怒。对这样的人就因该好好的惩罚一下。

党英此时的心情应该跟我一样舒畅,她靠在我肩头。

“我终于可以把以前不开心的事都抛开了!”党英虽然嘴巴上这么说,但我却怀疑她是否真的能够忘记过去的种种不幸。

“抛开了好!”我说道:“把你以前的那些旧东西都扔了吧!免得看到那些东西又钩起不开心的回忆!”

“那你可要破财了!”党英调皮的笑道。

“你先自己去买些必备品!过两天我有时间再带你去买几身新衣服!”我拿了些钱给她。

党英开心的吻了我一下,对我说:“好的!不打扰你的工作了,多多赚钱哦!以后你可要养我喏!”

我望着她离开的背影,我问自己会不会真的娶她!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自己,但我可以肯定的讲,不管怎样我都会好好的照顾她一辈子。

晚上我回到家中,党英并没有像我心中期待的那样出来迎接我!

我进到客厅,沙发和桌上堆了一大堆女人用的东西。想必这就是她逛了一整天的成果吧!

“小英!”我高声呼唤着她的名字,却始终没有人回应。于是我走进房间。

房间乱糟糟的,枕头、被褥都散落在地上,床头柜上的台灯也躺在地上。

难道出什么事了!一个可怕的念头从我脑子闪过。

我找遍了整个房子,都没有党英的踪影。我马上小跑着找到小区门口的保安,问他们有没看到党英回来。

因为党英个子高,又是个大美女。所以虽然她没有在这里住上几天,但保安们都认识她。

保安告诉我,下午党英就回来了!之后一直没见她出来过。

我又问到:“今天有没有个子很高的陌生男人来过?”

“你说的是你那助手吧!他个子真高,以前肯定是打篮球的吧!”

我脑子里嗡的一声,我急道:“什么!你们……”

“他说你让他来拿东西,走的时候带了一个很大的包裹,看起来挺重的样子!”保安一脸茫然的给我解释到。

我整个人崩溃了!我没有报警,也没有惊动任何人!我怕这样会逼对方做出极端的事。

经过一夜漫长的等待,一点党英的消息都没有!就在这时,电话铃响了!我的睡意全无,我连忙接起电话。

“李总!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!”果然是那个男人打来的。

“你想怎么样?”

“我现在被你们害惨了!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,你说我想怎么样?”对方的声音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。

“你不要伤害小英,我可以给你钱!”此时我已经忘记谈判的技巧,因为我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商人,而是一个焦急的情人。

“现在我觉得我们可以谈谈了!”男人顿了顿接着说:“你很聪明,并没有报警,你救了她!”

对方果然是冲着钱来的,这使我松了一口气。

“小英现在还好吗?让我跟她说话!”

“没问题!”男人说完,从电话那边传来“呜、呜”的哭叫声。

虽然听不太清楚,但我知道这声音是党英发出来的。

“听到了吗?”男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。

“我希望你能够讲道义,不要伤害她!你要什么,只要我能办到一定合作!”我此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能让党英平安无事的回到我身边。

“我怎么会伤害她呢?她可是我的女人,在我没有拿到钱之前她就还是我的女人。我一定会好好爱护她的。”男人不仅不慢的说:“不过你可以放心,等拿到钱以后,他就是你的女人了。以后我绝对不会再来骚扰你们!”

“好!你要多少钱?在什么地方交易……”

对于我现在来说只能选择服从。

我带着钱来到对方指定的地方。

“你一个人来的?”那个男人出现了。

我拉开所有车门,让他能够看到车里的情况。我对他说:“这还用问吗?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!”

“很好,钱带来了吗?”

我将装钱的箱子丢到他面前。

他打开箱子看了看,对我说:“看来你真的爱上她了!”

“我希望你能讲信用,赶快放了她!”我说。

“是吗?如果你一开始就讲信用,哪儿会有今天这些事!”男人说着朝我走来。

“党英呢?”我问。

“我说过,她是我的女人!我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格问?”男人恶毒的笑到。

“你想反悔!”

“是又怎样?”男人已经站到我面前。

“你不能……”我的话还没说完,对方的手已经卡住了我的脖子。

“我放了你们,然后你们再报警。你以为我是傻瓜吗?”男人说着伸手在身后掏什么东西。

我想要反抗,可是对方实在太强壮,我感觉有些力不从心。

匕首!一把雪亮的匕首出现在我面前,这是一把夺命的匕首,对我闪耀着夺命的光芒……就在最后的时刻,我得救了!

我没有强壮的体魄,但却有智慧!我早知道他没有那么轻易放过党英,所以在后备箱里已经埋伏了帮手。当然我之前并没想到对方竟然会丧心病狂想要连我也杀掉。

男人被制服了,我在不远处的废弃仓库找到了党英。

党英还活着。她的双手被吊在仓库的顶梁上,衣衫凌乱不看。看来她吃了不少的苦头,满脸都是血,身上也有。

我解下了她,党英从昏迷中醒来,她失声大叫起来:“我的脸……”

我惊呆了,这时我才发觉原来她满脸的血迹都是从脸上的伤口中流出。她的容貌被那个男人毁了,我痛心的抱起党英,飞一般来到医院……我焦急的守侯在手术室外,内心久久不能平静:为什么上天如此残忍!虽然将美丽赐予党英,可是却为她安排了一条坎坷的命运之路。眼看这么可怜的女孩就要冲破迷雾,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幸福。可是上天偏偏又在这个时候夺走她最宝贵的东西!

难道美丽真的就是一种罪恶,难道完美的人生真的只是一个梦想。?

????【完】

???? 26257字节


上一篇:我和妻子江湖行3部5章
下一篇:九阳谷之少年张无忌与雪岭双姝2